重庆市驼峰通用航空公司
新闻详情

美国对新冠病毒的真正起源保持有罪沉默

发表时间:2021-09-03 09:29作者:弗斯科·贾尼尼来源:光明网

      此前是特朗普,如今是拜登,反复将武汉描述为全世界新冠病毒的源头。西方新闻传媒系统自然遵从美国的指示,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在各大电视台、报刊上传播“死神从武汉走向了世界”的“新闻”。对新冠病毒真正的起源地——德特里克堡,美国却始终保持沉默。

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意在强化反华联盟

      从唯物主义的角度而言,我们不能脱离任何国家、政府或个人所处的整体环境去理解其行为。我们看到,当下美国的对华政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攻击性。今年6月11日至13日,七国集团峰会召开,其间美国总统拜登指责中国政府对内“独裁”,实施反中国人民的政策,“侵害”少数民族利益,推行危害西方经济体的世界经济政策。峰会闭幕后,七国集团成员共同签署了“卡比斯湾”宣言,其中包含了上述对中国的种种不实指责。

      美国为何如此针对中国?很简单,因为中国正从经济、政治等多个维度超越美国。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我们就不难理解美国的所作所为,以及借助新冠病毒溯源发动的舆论战了。

坚决反对美国将病毒溯源政治化

      意大利共产党人、知识分子和其他民主人士在意大利请愿,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对武汉进行调查后,也对德特里克堡展开调查。

      意大利的共产党人和民主的左翼对美国及其追随者的谎言持批判态度,非常赞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今年8月所阐述的立场。他说:“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极不可能,这是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得出的明确结论……美国一直污蔑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冠状病毒研究引发新冠肺炎疫情,实际上美国才是全球此类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方。”他还说:“如果美国顽固坚持实验室泄漏论,就应该首先邀请世卫组织去德特里克堡、北卡罗来纳大学进行溯源调查。”我们之所以如此清楚地记下汪文斌的话,是因为我们也在组织反对美国捏造关于新冠病毒的谎言并利用病毒溯源攻击中国的斗争。

       今年6月5日,意大利的左翼网站和在线杂志“红色中国”“库穆帕尼斯”“21世纪的马克思”“今日葛兰西”“集体知识分子”等刊发了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政治报告。报告将病毒发源地指向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这些网站在发布这份报告的同时,还公开了一份由共产党人、左翼人士、工会和工人、大学教师、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及其他知识分子发起的请愿书。请愿书的最后这样写道:“我们恳请世界卫生组织对德特里克堡、贝尔沃堡军方医院和绿泉养老院展开深入调查,正如在2021年年初针对武汉的调查那样。此次调查的目的就是确认新冠病毒是否源自美国本土。”

从德特里克堡的感染到全世界的大流行

      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军事基地和细菌实验室于2019年7月中旬被特朗普政府关闭,这在武汉发现病例的几个月前。该实验室被关闭是因为美国政府机构了解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出现了病毒泄漏,并且意识到美国出现了第一批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但更糟糕的是,美国政府一直竭尽全力对美国和全世界隐瞒发生在德特里克堡的事情,即一种传染了无数人的“奇怪肺炎”是如何出现的。

      基于意大利左翼人士和知识分子的呼吁,三位勇敢的意大利国际政治学者——达涅莱·布尔吉奥、马西莫·莱奥尼和罗贝尔托·斯多利以西方主流媒体发布的相关报道为依据,梳理调查并撰写了《美国对冠状病毒的真正起源保持有罪沉默》报告。

      2019年8月6日,英文报纸《独立报》发表文章写道:“美国最重要的细菌战实验室德特里克堡已被命令停止所有用于军事用途的最致命病毒和病原体的研究,因为担心有毒废物可能会从该设施中泄漏。自冷战开始以来,德特里克堡一直是美国陆军生物武器研究的中心。上个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剥夺了该实验室处理高度机密的‘选定病原体’的许可证,其中包括埃博拉、天花和炭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对德特里克堡进行了检查,发现用于净化液体废物的新程序存在严重问题。多年来,德特里克堡一直使用蒸汽消毒设施来处理受污染的水,但去年在一场风暴淹没并摧毁了机器之后,德特里克堡开始使用化学净化系统。尽管如此,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检查员发现新程序的作用不够充分,而且两个机械故障都是造成污染的原因。正是在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检查之后,美国当局随后发出暂停令,命令德特里克堡暂停所有与战争病毒相关的研究。”

      2019年6月下旬,美国军方人员感染德特里克堡基地实验室中的冠状病毒,部分被感染的军方人员被送往弗吉尼亚州贝尔沃堡的军方医院治疗。2019年7月4日左右,即美国国庆节期间,贝尔沃堡的一些海军陆战队员无意中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将病毒带到弗吉尼亚州的绿泉养老院,病毒继而扩散到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各地。在一周的潜伏期后,(远在武汉疫情之前)绿泉养老院的263名居民感染流行病,两名老人死亡,他们是最早死于新冠肺炎的人。同时,新冠病毒传播至绿泉附近的另一家养老院。几天后,即7月中旬,五角大楼开始担心,下令关闭德特里克堡的所有细菌研究活动。

      从2019年7月中旬到10月初,疫情在美国和国外逐渐扩大,当然也波及了意大利。2020年10月,米兰国家癌症研究所和锡耶纳大学这两家非常权威的科学研究机构就正式举证提出,新冠肺炎早在2019年9月以来就确凿无疑地存在于伦巴第和意大利其他地区了。意大利著名科学家乔瓦尼·阿波罗在《肿瘤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阐述米兰肿瘤研究所和锡耶纳大学的研究成果。该文章写道:“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在意大利传播,因此比迄今为止人们所认为的要早得多,也早于武汉疫情。通过分析959名意大利无症状感染者的样本——他们在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期间参加肺癌筛查,发现其中11.6%(111人)具有冠状病毒抗体,14%的人的抗体出现在2019年9月,30%出现在2020年2月第二周,并且伦巴第大区的数量最多(53.2%)。”

       2019年10月,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对此,反共的意大利网站“鬣狗”如此表态:“中国一再声称,疫情或许与参加2019年10月12日至28日的世界军人运动会的美军士兵一起抵达武汉。我们对此并不知情。不过,我们从美国武装部队的报纸上发现,贝尔沃堡的一些士兵参加了那场运动会,其中就包括在贝尔沃堡担任陆军急诊医师的一等军士玛特捷·贝纳西和陆军上尉贾斯汀·斯特雷米克。因此,在(2019年)7月19日暴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养老院附近的军方医院里,至少有两名在此工作的美国军人运动员曾前往武汉参加2019年10月的世界军人运动会。”

      自此,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序幕彻底拉开,迄今导致全球数百万人丧生。而美国则依然“对新冠病毒的真正起源保持有罪沉默”。


分享到:
联系我们:
023-68965257
023-49301109

联系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大安通用机场
联系邮箱:cqtfhk@163.com